潮人特色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70|回复: 0

[转载sp小说] 刑警队长的婚礼(三)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21-4-7 15:35:41 手机浏览器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 来自- 中国

! L. g. i. z" p9 ^    刑警队长听见老爷钟敲了八点,末日的感觉又从他胃里浮现,他知道他的妻子若丝随时都会上楼,手里拎着皮带,鞭子,或者板子。
8 D4 r( s! E* D3 ~0 K' C, Y5 h* h! }, P8 M
    没错,正是若丝。我们都已经非常的美女若丝。离开诺顿之后,刑警队长发现自己已经深深爱上了她,并且离不开她,辛苦地追了她很久之后——当然这之间,他的屁股又开了很多次花,他们终于有情人终成眷属。
* Y: H4 j' V( H% \( ~- i% I2 a9 B- ~3 Y, L& B7 K# ~
    但他可没想到,他要在结婚的第二天,就挨一顿好打呀。* y0 Q" E" |+ \3 j
# l8 z* v3 `) C5 M; k+ J7 i
    就在婚礼当晚他犯了错。若丝,这个可爱纤巧的金发美女,是一个非常严厉的女子,她多次警告过刑警队长,但这一次,刑警队长,知道自己到达不惩罚不行的境地了。因为他的不守规矩,他将为自己的欠考虑付出代价,他的新娘将用板子来惩罚他。他只穿着睡衣内裤在卧室里不安地等待着,恐惧即将到来的事。9 g$ k  N& ]$ S! f
* n/ ]6 l5 b# l# h7 N# N
    哦,今天是个好日子,他愿意跪在她脚下,屁股上挨轻轻的十几巴掌,可不是一顿暴打呀。
8 I: C' m6 A; @! d
; A  G% P: ^7 E2 B' G* s& b    当然,昨晚他是失态了,婚礼上,酒水丰富,食物精美,每个女宾看上去都十分美貌可亲。晚会将了的时候,他稍许有些喝醉,跟女客人们的谈笑有些离谱吧,到最后,他一时冲动,抱起一个女客,将她丢向空中,然后接往,将她搂在怀里,给了她一个深吻。只听见一片喝彩声,其他的事情他就不记得了……8 P4 w- d" f- `2 ]

$ o) ^) G" U( ]* q    到后半夜,婚礼才结束,他们才回家,大门打开,若丝转向她不听话的新郎,尖锐地问道:“你到底以为自己在干嘛。”
( {$ F, J, D, s7 a! L2 I6 C5 ~
" I4 |8 n% v, }+ S5 |' l$ Z    刑警队长已经喝得晕晕糊糊,没把她的话当真,只声音含混地问,“你怎么了,若丝?”3 d8 T2 |0 [4 `2 V$ |( w

* `( k! R$ U% q  Y4 S( q6 w    “你喝醉了,候德,这就是我的意思,而且你今天非常失态。”
9 k$ b2 n9 S, q8 M0 s8 _+ P4 D7 P4 K; {
    “我没喝醉,”他立足不稳地摇晃着,“嗯,可能我稍微喝~~~~~~多了点。”他晃悠悠地承认。“今天是婚礼呀,盛宴怎么样?每个人都很愉快,大家都走得高高兴兴。哦,我的新娘,你真美丽。”
) [( x) {: J' r: B7 Y- l, j" b7 m! s- V% V7 T
    他的新娘,被他的漫不经心激怒了。“每个人都很高兴,是的,候德,可是你的醉态,让自己丢脸,也让我丢脸。另外,”若丝指着他西装上的吻痕斥道:“这是哪来的?”
: k/ Y* G! U' y% P7 X: r) j  |0 S5 L1 r, t3 e5 E8 |* C
    圆形污迹犹新。她脑海一边空白。新娘的表情,已经是大怒和暴怒之间。
# a' ]  N7 H  [9 s2 o& ?# {7 m) m5 U* \* T7 Y6 [; \/ _
    刑警队长退缩着,喃喃道,“我不知道,我不记得,我……”
, m- j5 A! W$ v- H& n
2 F) V; m( E' V' V1 u    “哦,我猜你多半是不记得今晚的绝大多数事情了,是不是?”若丝冷冷地问。$ L, M' j8 D1 S+ e# I& b
7 x& y+ L; t" G  \" m, j
    这是一个判决,而不是询问。很显然,若丝已经勃然大怒了,刑警队长仍然想要辩护,但经验告诉他,这将是莫大的冒犯。
+ v$ `7 w, f8 }. S4 X$ j0 O0 Q9 ^* u6 q4 j" T7 R& S# D9 R
    她说下去,“你已经二十八了,受过良好教育,是执法者,并且在诺顿受过教育。像这种水准的男人而用这种方式行事,我觉得是不恰当的。”她就象一个母亲,在数落孩子。
% `* L8 h5 }4 x8 N5 T8 A0 Q* ^5 q" ^8 H1 |5 v
    “我很抱歉,若丝。”他靠在休息室的柱子上轻声耳语,头羞愧地垂着。  t6 R7 E" D& Q; ^8 r# [' E
4 H" a+ m9 q9 l& Y9 ~- n; G
    “你明晚将会更加抱歉,当我惩罚你的时候,小子!”她的声音冷酷单调。$ T9 b! r- c# @$ h' ~" z  T" O

0 E& y4 n* O4 x& b1 T( m' K    刑警队长知道他妻子的意思,毕竟诺顿的记忆不是那么容易抹杀的。而她也已警告过他,如果必要,她会对他用铁腕政策。她一向喜欢乖乖的男人,特别有外人在场时。在他们谈恋爱的时候,每当他行为不好,她都会毫不留情地教训他,每一次,刑警队长都觉得自己回到了诺顿。
! [, _# O$ D) A2 l" j% u
; p0 P) r5 X8 p5 j$ K" t. j6 n% \    “惩罚你”这几个词在她脑海里回荡,当他等待妻子上楼来。他现在神智清醒了,不再是昨晚的酒醉中,对未来看得清清楚楚而不寒而栗,他的胃扭缩欲吐。4 s# T/ L/ i# \

) ]2 V! }7 C  f# E$ k+ p) I    门慢慢打开,他妻子走了进来,态度令他更紧张了。一根长长的木头板子在她的右手中。怕人的,有八英寸长,半英寸厚,四英寸宽。手柄是一根厚厚的皮带。, F9 ^% `# _& f3 ]+ J2 y% ^& d

6 p9 @, q8 h& W6 T    “坐下,候德。”她命令道。他立刻抽紧身体,坐在床的一端。双腿在离地板几寸的地方悬摆不定,他看下去简直象个小孩。她走过来,教训开始了。
6 L' O7 ~( }/ K% p5 a1 T9 K5 Q7 u* }% @6 a5 M9 o1 x
    “我对你非常失望,候德,”她锐利地瞪视着她,“你昨晚的表现令人厌恶,不被允许。”她静静停了一下,然后以温柔的声音道,“你开始时是一个快乐的新郎,结束时变成了一个傻瓜。”一字一字,她越来越愤怒,声音却越发甜美,“候德,你怎么敢当着客人的面放任自己?你喝醉了,所有人都看得出。你毁了我们的婚礼。”
. F1 a' S3 Y' [1 ^2 i8 `) E
  e% Q% i  K- m    他只是嗫嚅几声,“我喝得有点过量,但没醒。”试图辩解,来扭转局势。
! _( K5 ?+ r: }  n% L+ s3 z$ M' G  `* e0 _( E% [( k
    “不,候德,你昨晚根本不是‘有点’,你是烂醉如泥。”她坚持道,“你放纵,轻浮,不谨慎,甚至在自己的婚礼上,这所有的一切都是不对的。”( |& a, P& U1 Q" r( c+ t3 f

% x+ p+ `; R' @" c- p    他记起上一次,她打他屁股的情景,他也曾试图用争辩和讨论来自卫,然而最后他的屁股被打得多么厉害呀。5 `& C3 u; v& N: @  Q  A

1 _& a+ ]8 @/ F& `, n4 \    “照我说的做,别顶嘴。唯一我能保证这事不会重演的,就是立刻狠狠处置你一顿。”她将板子在自己的掌心轻触,说下去,“过来趴在我膝盖上,我会用板子给你一顿辣辣的暴打,这一次我不会放过你了。”
1 E; m4 D5 U/ X/ M/ i1 x3 K" x! F0 x& x
    她坐在床缘上,拉起他的手臂把他拉得横趴在她膝上。恐惧席卷了他。他已经很久不曾见若丝如此暴怒了,天,就像诺顿一样……“噢~~~~~”他左右屁股蛋上的两板子将他带回现实。
  @' Z8 ~( U! P/ h2 \: S4 @6 o7 B; B- ?. J/ U
    “你要记着,我不允许丢脸的事。如果你想表现得象个不听话的小孩,那么你就会这样,”她扬起板子,“这样(啪),这样(啪),打烂你的整个屁股(啪),还有(啪,啪),还有(啪,啪,啪),我还没结束呢(啪,啪,啪)。”
. {# L* t, w+ e6 ^+ x8 m& c
3 N! [$ Y0 ^5 G! y. M6 i    木板穿过他的内裤,他的屁股象着火一般,呼吸开始变得短促急切。板子现在打在他屁股的上半。慢慢地,若丝开始揭起他的睡衣,刑警队长可以感觉到自己强健的大腿上,轻轻的鸡皮疙瘩。他的丁字裤全落在若丝眼里,他本来留着给洞房花烛夜的呀。7 N- a0 n4 c- w7 G
4 `2 k* \1 [9 U( \2 @
    但现在,他的屁股全点了蜡烛一样在燃烧。6 f) X* p& R- i

/ [% e6 x2 N+ O2 T/ g    “现在要打你屁股下面了,尤其是屁股与大腿接的地方。”她平静地宣布,将手指插入内裤的腰围间,一把拉到膝盖下面,若丝可以看见他的屁股已经为这几下狠打而泛红了。
5 e; B- q  e1 c7 V9 J8 w& |, C( S  j$ v* `, }; o& ?9 {
    “你光溜溜的屁股正暴露在我面前,刑警队长,”若丝以挖苦的口气强调道:“刑警队长,就因为你表现得不象一个有责任感的成年人,而象一个问题少年。”
) h6 c* _- j; O5 U$ ^+ k" q6 B$ P, b) ~6 M, ^2 }3 H
    他恨她的口气,这提醒他,无论他是一个什么样身份的人,在她面前,他都只能是一个受惩罚的小孩。他的屁股是她的,随她处罚折磨。$ D0 D2 D  g  ^

; L/ J2 R) C1 t8 [    “若丝,求求你,”他决定求饶了,“我昨晚没想到会喝那么多……我真的很抱歉。”他在求恳她的同情。
% c0 c7 [0 E' m' _% J& W1 {
7 s' Y; F5 |( p2 Q: O3 ^    “你原来应该想到这后果的。”她轻描淡写道,扬起板子,迅猛地打在他屁股上。她一边屁股打三四下,然后在另一边屁股上同样打三四下。  s" }3 A4 h+ X* G" @
/ W6 M" ?: A- l) N1 ~( Z
    刑警队长在她膝上挣扎着,“噢!噢!疼死了!”他哭叫道。8 @5 C9 z6 y8 r
& a  z$ G; i# U  ^& s4 I, F
    若丝可不听他的乞求。她加快了打屁股的节拍,现在打得越来越狠,越来越快。他的哭叫越来越刺耳。; }* q4 Z- A) g8 c1 p
. z/ S; U2 q) O
    “太疼了!停手!噢!求你了……”" o5 _5 k: b: H8 c! P6 H

, G1 n) X) W: _    但是他的红屁股只是越来越红。7 ~. R/ o& A; b- e

9 A, e; R% K2 S4 Q+ B    “你甚至不配得到一次热身打,刑警队长,”她又挖苦地这样叫他,板子笔直地抽在他屁股中间的夹缝里,对两瓣屁股都是一次猛击。灼痛几乎是无法忍受的。他身体在重撞下收紧,发出震耳欲聋的哭叫声。% `( d( E( g2 {# Y2 t
( \8 \+ o# q1 u* D5 A: P* }, [
    “不乖,表现不好,这是你应得的。”她继续用厚厚的木板猛打他已经变成西红柿的红屁股,他的乱踢乱叫只增加了她的力度。他的挣扎太厉害了,若丝几乎抓不住他,于是她脱下丝袜,在身后缚住了刑警队长的手——之所以不用手铐,是要他强烈地感受到,这是一次来自妻子的惩罚,而不是一次法律上的。然后她加大了惩罚的力度。
8 t: ~& V1 I) Y, k$ I# ]( o. m# C9 q& `' G. [
    她在他火烧火燎的屁股上每抽五下,就向下移一寸,刑警队长想自己快死了。他屁股象着了火,而火焰还一直烧向身体内里。他肯定自己皮开肉绽。又另外给了她三十板子,若丝决定让他放松一下,她放下板子,开始按摩他肿胀的皮肉。
5 b5 [2 j; W. `; N( m
3 _* {# R7 x. y' Q8 T% t    刑警队长完全不曾意识到打屁股已经停止了,他趴在那里奄奄一息,足有一两分钟只是抽搐哭泣,“我真的错了,若丝。”他哭道。
& ]/ c; |$ R  h# F' Q6 _/ `# q+ q' {, e  L! Q* B3 A
    她没有回答,只是扬起手,开始打他还在疼痛不已的屁股,她的新郎只是趴在那儿,轻声哭泣,这样无助,无法阻止她做任何事,而只能恭顺地准备接受任何额外的惩罚。暗暗地,他有点感激她现在是用手了,虽然他的屁股还在悸颤而且烧痛。她停了手。4 k+ r; U- j; N

3 `; s0 I- T! r- N: D7 R6 Z    “我要你起来,跪在墙角,脱光衣服,这样我可以看清楚你淘气的好屁股。”) B- n6 G8 Y9 o6 h
* v, N9 y6 y% F5 k
    他想挪动却动不了,发出交混了痛苦和释放的呜咽声。
: M: H/ ~/ ?- Q4 j5 F; l) S
- m7 A, D& n& {& X8 @    “候德,你听见我说的话了吗?起来!”她厉声道。; t6 f: P% s, |+ w% T9 b

9 G6 n. y1 i6 S8 m5 [    他把腿伸向地板,跪倒在地。慢慢地抬起脚走向墙角,跪下,双腿颤抖,挨过打的他已经精疲力尽。他站在墙角,而她静静地观察着她。屋里唯一的声音就是他轻轻的吸鼻和啜泣声。几分钟后,若丝开口了,声音如此严厉,不容通融,虽然音调是温柔的。2 V% N" |* c( o: I& V4 V

5 Y% v/ w' D' w    “好了,回来,趴在我腿上。”恐惧充斥他的身心,他转向她哭道,“若丝,不要,求求你,我再也受不了啦。”新的眼泪瀑布般涌出他眼中。# j5 k6 V4 y; S6 Z5 T) ^" S3 j
. C6 T  f( D- n" V. E  S
    “我叫你回来,趴在我腿上。”她提高了声调,他一动不动地呆呆跪着。( y* a) b2 G! a9 [
3 V/ V  l0 W+ [& s3 Y  T: W
    “要我象在诺顿一样,把你拽过来吗?那我会从头开始,真地给你一顿好打,刑警队长。”若丝一步步走向他。' k. C% ]. s* U( r# K
1 u8 e* y  p+ r$ L
    “但是我一下都不能挨了。”他的声音轻至几不可辨。
1 i! U) J3 o. \7 g3 F2 {& v  N8 p8 s# @" D8 Z. F4 k0 q6 W+ T
    “你一下都不能挨了?好,于是我就不打了,是这样吗?我还以为,是由我来决定对你的处罚的,而不是你。”; F! \- d$ ^* B  M6 m- o3 w4 H6 L

0 p7 a/ M7 F+ z* v9 O$ e. Y7 N. L    她抓住他手臂把他重又搁在自己膝上。以一个极猛烈的动作她提起板子,狠狠抽在他滚烫的红屁股上,一下又一下,又快又狠,完全没有半刻停顿。象“猛火”在烧,这是若丝只用于给最严重错误的。( |5 I+ ^* A0 w& B! y
  z+ ?  P* p- O; U  O$ H
    刑警队长双腿乱踢,而且用最大的声音在嚎叫。一下一下,每一下都狠得不得了,刺痛和着火的感觉席卷刑警队长的全身,除了尖叫、哭、踢腿,他什么都不能做了。这次她非得用手铐铐上他了,因为他已经挣断了丝袜,他已经到达惩罚最严峻的阶段,他觉得自己再也不能承受的临界点。
) y) j4 _, j% l; C# e* P
* A& u  T% K, ^; |$ ~    若丝知道,这场惩罚对于规范他将来的行为会留下深刻的影响。当板子一记一记落在他火烧般的屁股上,刑警队长的拳头已经捏得关节发白,满脑子都是胡思乱想,却一个字都不敢说。1 u; C; F/ e" i. H& H
' _! Y- q  }) J' h6 ^  F
    带着新生的热情,若丝开始暴打他的大腿。他的尖叫直升云霄,像从喉管里出来的。' W8 S. |' r  T  s0 C) Z
1 h! G" o: N3 a. D& D
    “不不不……”他乱叫,而她还在狠打他已经变成紫红的皮肤。他渐渐失控了,从他湿漉漉的嘴唇里,滑出了求饶的字眼。+ Q; Z  l. V1 Z3 P

$ l" ?! p" S6 [5 F& Y    “噢噢噢,求求你……,停……若丝小姐……”他哀求道,脸和头发都被眼泪汗水湿透了。他完全忘记这是自己的妻子,情不自禁地,以在诺顿的称呼呼唤他,他又是一个顽皮的学生,在被教官处罚。
, d! O* u* S; ^( q+ z( _( c- H" h% Z) G
    “也许这会教会你行为得体。”她将右腿压过他的腓弯,象一根老虎钳子一样卡住她,防止他挣动,他一直隐藏的恐惧现在涌现如瀑布。5 p2 j# d2 i1 G( N
5 N0 ?/ e6 p5 `0 r
    “噢噢噢若丝小姐,”他的声音几不可闻,“求你了,别打我了,不要打了……”
: w+ D) @6 w9 A" z0 e; S7 Z
# D  K" C" Z5 s# `; D, Z    “你还要再挨二十记板子,”她冷酷地宣布。“而且会非常严厉,候德。我希望,很长时间内,我不会再重复这次惩罚了。”
) k0 l( G5 x7 U/ n3 H/ U
5 s' x. U6 `  S4 z' Q- ~3 R    她高高将板子举向空中,狠狠打在他两瓣屁股之间。啪~~~~~~!像一记出乎意料的霹雳,带着电和剧痛落下来。就是疼痛的顶端,第二记落下来,象第一记一样猛烈。慢慢地,并且计算着数目,若丝又抽了七下,而第十下,她不由得希望,他只说了要打十下,而不是二十下。因为她知道她的丈夫已经得到了一次真正的惩罚,他的两瓣屁股都肿成深红色,甚至紫黑,伤痕累累,他只能趴着,深深地啜泣,而一动也不能动,呜咽声象个孩子,很明显地,他已经悔改,并且准备严守纪律了,他强壮的身体再也没有一丝的反抗和挣扎之意。
1 `: S4 h3 U- d" c" m2 x( K; P& Q/ |3 i& |4 K: Z6 x4 s
    然而她不能减少他说出口的惩罚,如果她这样做了,后患无穷,对以后的惩罚一定不利。这是早已严格建立好的规矩,刑警队长知道,一旦她决定要打多少下,用板子或者皮带,那么,他就会得到多少下,一下不会多,一下也不会少,这是他们的默契,她不会去破坏。因此,若丝接着把余下的惩罚进行下去,缓慢而认真,她不想弄出永远的伤疤,毕竟这个屁股是她的了,她希望每一次惩罚的时候,她都会看到一个完美浑圆,毫无瑕疵的屁股。
) e8 Z& V: R. d$ }8 d
, n! A7 m. M- G2 Q    这几下是最轻的,然而她也知道,对她已经饱受惩处的丈夫而言,这是最痛的。皮肉已经这么痛,这么多擦伤,挨了这么多打,甚至轻轻一触,都会令刑警队长的神经系统崩溃。# P8 i% y& f! W, B( K3 L% |6 ~

+ P# \  b4 _1 W    她开始轻揉他火烧火燎的屁股,而他一直在呜咽中,五分钟之后,刑警队长才终于相信,他的惩罚已经结束了。他深深深呼吸,在不自禁的眼泪里,感觉到她指尖的温柔,在帮他按摩中。
3 v2 C' X% n# W: W
- V+ C# Z( K0 m, r& K( o2 {; @    当他的呼吸平静下来,若丝解开手铐,充满爱意地抚着他的脸颊,她温柔说道:“我知道这顿打太狠了,宝贝儿。但这是为你好。我爱你,候德。”他的声音这么疼惜。  P1 p$ n* S$ `' U! b1 z

6 @+ Z7 g* X' ~0 b    “我错了,我错了。”他孩子一般地喃喃道。她抱他起来在自己温暖的怀里,吻他汗湿的额,说她有多么爱他,而她知道,他将从此做一个好丈夫。他长长地呼出一口气,更深地偎向她。
2 ]5 g# ^7 |- N1 U* Z0 J" o$ F! L' E7 L
    他们在拥抱里,相偎而睡。




上一篇:刑警队长的噩梦(二)
下一篇:刑警队长的噩梦(一)
楼主热帖
潮人特色论坛提醒您:交友请注意安全!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潮人特色论坛X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