潮人特色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66|回复: 0

[转载sp小说] 刑警队长的噩梦(二)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21-4-7 15:20:05 手机浏览器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 来自- 中国
1 f* S) G/ A  R
    当第一家“惩戒所”诺顿开业时,有很多人持怀疑态度。但很快就证明它是有效的,它很快成为最适用的机构甚至对于再犯者。为了惩戒16岁到35岁之间的罪犯,一些类似的机构也成立了,但诺顿还是为着它严格的纪律而声名显赫。令人始料未及的是,它居然成为专门惩戒中产阶级、公职人员、白领犯罪的机制。
% H# [7 O9 R0 s- L0 G/ o. e' N$ E
* `4 w( g1 T+ d+ r; Q  v( y6 l6 c% i* H    突如其来地,从他们舒适、平静的办公桌前沦落到此,在这里,偶然的失误会召致光屁股上的一顿暴打,对于纠正他们的行为,会有奇效。8 M" U' s" g/ q8 y. \$ Q: L

1 O: f: ?; `' a1 B' Y/ K! O3 G8 Z    可怜的刑警队长现在就陷在这处境里。上次,因为体罚犯人,而让他的屁股着了一次火,然而,没有多久,他故伎重演。而作为警察队伍的一员,这是不被允许的。被惹火了的法官判处刑警队长在诺顿一月的惩戒。3 X) ?5 u! d0 ?" \, d; ~! x
. h/ H/ N; ~" J. J! t1 s
    对他,这是一个极大的震撼。他经验丰富的律师曾经信誓旦旦向他保证,他会脱罪,最坏的情况下,也不过是判处缓刑。法庭之旅,和一些毒贩、杀人狂、小偷——这些曾经被他捉过而且重责过的犯人铐在一起,简直是一场炼狱。还有抵达后的鞭笞,羞死人的搜身,并且穿上诺顿成员所必须穿着的学生制服。当学生,已经是十几年前的事了,最恐怖的是,诺顿从校长到看门人,都是女人,想想被女人打屁股的情景吧。刑警队长觉得自己又变成一年级学生,因为作业没有完成,被老师打屁股。
2 u* L0 u9 T2 n1 p" O' Q/ V1 o* @) \1 y. ^5 i/ c
    刑警队长在纯粹痛苦的晕眩里度过了开始的几天。他但现在他发现当职员说“跳”,他最好能跳最高就跳多高。所有的女职员都带着皮带,在他们违反校规但不严重的情况下立即给一顿好打。仅仅是在第二天,刑警队长就发现他的屁股也逃不掉。晚饭后他想回宿舍的时候迷了路,他只好向女看卫问路。女看卫告诉了他,但先在刑警队长的蓝色内裤上狠狠抽了六皮带。当然还没有上次的厉害,但这是他在诺顿的第一次,并且是在操场上。他不得不自己脱掉长裤,弯下腰,撅起屁股,有许多学员和职员从他身边走过,不经意会看他一眼,而刑警队长就在众目睽睽之下,挨完六记皮带。
+ G2 W& a0 s, o, c. S6 d" h. j9 w% ^8 h3 G* U
    然而,事情还没有结束。第二次星期一的晨会上,校长介绍了一位新来的教官,刑警队长抬起头来,他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,那居然是美丽的若丝小姐。
" U( ~& ]9 M6 s& h( y3 W  @
* Z) ?5 m: m9 U5 F+ \$ y. r    而他一辈子,都不会忘掉若丝小姐曾经在他屁股上留下的烙痕。+ M2 U; B+ x7 R0 e8 C" F

! ?+ V$ \1 z! J8 f% P- \+ A    若丝小姐也认出了他,浅浅地微笑了一下,并且柔声地,吩咐刑警队长,在下课后,到她房间去一下。
$ O9 P7 y' c  f* ?+ v, R- T" x3 ~9 B& \$ j
    哦,他可怜的屁股。* S# ?, [* W: W. l( [1 ?0 o* T

& z) h# l1 l7 Q% \0 W0 v8 D    他怀着恐惧敲开若丝小姐的门,若丝小姐,这个美丽的金发女子裹在一件深红丝的睡袍里开门,微笑着,“我可以叫你候德吗?哦,候德,请进来。我在看电视。”. b2 m' d% Y( j( M3 b$ X, t9 o
, {, J' w: q3 j, P3 c1 a2 ^
    若丝小姐在沙发上坐下,而刑警队长呆呆地站在她面前,“候德,你太高了,你挡着我了。请你把我的藤条拿来,并且跪下。”2 T+ g+ r' I( H

: p4 p: ~$ {6 U' o) o5 v2 Z    不用多说,刑警队长已经乖乖拿来藤条,脱掉长裤,听见若丝小姐轻轻地“嗯?”了一声,他立刻拉掉自己的短裤,露出他浑圆健美的屁股。他转身跪好,并且高高撅起屁股,窘迫地,等待屁股上的重击。. ^4 v) {" J) {; p
( `" C+ M. k6 g0 c/ g' l6 t
    但若丝小姐只是专注地看电视,喝茶,吃饼干,仿佛完全忽略了这个撅得高高的,并且在等待着的白屁股。3 f( I( H! y1 Q0 J, n% A2 u. H$ w8 d
9 j' o9 s- h# W
    直到广告时间,她才轻轻地叹了一口气,然后扬起藤条,准确地打在刑警队长的光屁股上,第一击就使得他发出了嚎叫……
8 G2 `; j0 W7 \
# h. x1 v8 ]' I5 ~* g    那一晚,刑警队长是带着一个蕃茄屁股回卧室的。
: [4 ^7 l! `0 M9 B2 u6 v8 T. t( w4 m1 u# ?2 T
    几乎没人给可怜的新人以同情,他不过是个被宠坏的坏孩子。然而莎拉是不同的。莎拉曾经是刑警队长的女同事,褐发蓝眼,并且曾经暗恋过他。所以莎拉完全明白对刑警队长来说有多么艰难,长期耀武扬威的人,现在却要被一些小姑娘们管理,屁股现在被抽了那么多次,这惩罚他泰然承受,对于刑警队长这仍然是精神上的重创。
+ p1 b5 G0 G/ K. Y' a
# f' \  w1 D) b    那晚,为了安抚他,莎拉爬上了刑警队长的铺位,她是个身材曲线完美的小女子,丰胸乳臀。惊奇于这小女子对他的示好,刑警队长与她热烈地抱在一起,抚摩彼此的周身,热吻彼此的嘴,并且作爱……刑警队长从不曾爱过莎拉,但他是这样孤单又深陷于绝望之中,他觉得自己如此依赖莎拉,远甚于任何人。
" W$ ]( R: ]4 t4 C! _) @3 S  ~! F, o0 n- D" @, z
    性的关系在诺顿波瓦是严格禁止的,所遭受的惩罚也不只是一顿皮带这么简单。这两人不可能不被周围发现。两星期后,他们被传唤到所长茶白夫人那里,她决定给他们以重罚以儆效尤。刑警队长被处以18下藤条,而莎拉,身为职员,犯下这种错误,故被处以18下桦树条,两人的惩罚都要在公众场合进行。$ N" J3 E) l% ?' G& h1 X0 t

5 I. f+ W1 P# B' g+ J: r    当众打屁股是非常少见的,大概有十几年没有过了,而桦树条就是更罕见的刑罚了,但事态还在发展中。基于安全,考虑到学员们齐聚在大厅上旁观一场当众打屁股可能是不好的,所以学员们得分成几组,呆在各自的惩罚室。受罚的两个人得从一间房到另一间房,分段落地接受他们应得的鞭打。因为超过12下的当众打屁股是非常严酷的刑罚,因此会有若丝小姐在场。
4 g9 M( x3 `. L3 }
& v1 F0 A& W3 @! [6 T    第二天下午四点,若丝小姐揪着刑警队长的手臂,把他拖进四间惩罚室中的一间。
, N: T/ E* ^4 {& M% `
1 H4 E# x$ e; P% J; Y0 g    屏着呼吸,这高大的28岁男人趴在房间前面的讲台上。若丝小姐剥下他的长裤,彻底把它扔到一边,露出他圆圆丰满的屁股,在贴身蓝内裤里颤抖着,虽然刑警队长是这样强烈地,想要控制住自己的颤抖。1 `+ S& i. A! S5 i

; S3 s! t# v/ N; i& T/ t( }9 c$ [    现场有一个观众。课盯后面有四十个年轻学员坐在他们平常的座位上,正眼睁睁等着看,违背校规的调皮男孩会受到什么样的惩罚。但是更令他羞愧的是,刑警队长看见地方长官和秘书——一些年轻女士——也在现场,就在课桌背后,好好地把他看了个饱。* U7 Y$ g8 h& c; E
. H" a) ~# A0 h% g% m- [9 i* f* i( b
    短暂地停了一会儿,让每一个人都能深切领会到他的难堪,若丝小姐倾下身去粗暴地撸下了他的蓝内裤,内裤沿着刑警队长的腿滑下来停在膝盖上。现在每个人都看到了一个经常锻炼、中产阶级、出身良好的男孩子曲线完美的屁股,在若丝小姐之前这屁股还从未被打过,一直都被保养得细皮嫩肉。而现在这一切都要改变了,若丝小姐走到一边,从前台上拿起一根长藤条。
2 o4 h8 D* ^1 V, e4 t; B2 C8 m% p! C7 X
    这藤条,规格属于“重罚”藤条,三英尺长,直径1/4英寸。若丝小姐拿起它,在空中挥了两次。柔软藤条的破空之声清晰地传遍拥挤的房间。一些学员不自觉地面部抽搐,在硬木椅上不安地扭动,记起他们自己曾经领教过的疼痛。  T  L3 s! b: M
* u% v& B5 M3 ~3 _! e" U7 f7 b
    但若丝小姐并不是刑警队长的处罚者——至少目前不是。当莎拉被两个看门人押送进门时,所有眼光都转向他。看上去仍然异常诱人,甚至在这般难堪境地,这雕塑般的美女,女学生校服在她身上竟象梦幻戏服般华服。若丝小姐带着一抹讽刺的微笑,一鞠躬,将藤条交给她。犯人们发现,所长已经决定变换惩罚的程序。
2 `0 h' L- V/ b! m" q9 f
$ M& B( I' v) h7 n+ B$ I( m    莎拉咬咬嘴唇,望向学员们,但是她和刑警队长都知道这是逃不掉的。她挪了个位置,站在她情人的光屁股左后方。4 N- M, ~7 E' p! K) I2 Y* E- z

; u- _3 V2 j2 e8 l5 D" O    “准备好了吗,候德?”若丝小姐问道。
% L! V, Q: k6 c6 D! `4 P7 G" [# U
    传来一声勉强可闻的应声。这不是一个可以接受的答案。“我问你准备了吗?”若丝小姐严厉地重复道,在他的左屁股上抽了一巴掌,以强调他的问题,红红的掌印迅速烙在刑警队长恐惧敏感的肌肤上。
8 h3 e0 Z+ w8 T+ k8 R/ K. J- \* D  s: E9 k% C
    “是的。好。我准备好了!”刑警队长答道,声音变了调。
$ @6 p  J* M5 k+ l& u  m) Q3 V; \/ [( R- ]- `
    若丝小姐并不满意。“是的什么?我准备好了什么?”她质问道,刑警队长的右屁股上也挨了刺痛的一巴掌。刑警队长不自觉扭动着,双腿打开,让现场瞪着眼的女士们第一次看见他的阴茎,以及累累垂下来的阴囊,她们不由得咯咯笑起来。1 l9 D9 Q2 ^6 h$ S/ q. T6 N

- b& u3 ]% f+ k' d    “是的,小姐!我准备好了,小姐!”他大叫着回答。挑衅地,若丝小姐向后一步,“很好,莎拉,你可以开始了,”他说。% z- _3 S; Q2 y6 T% i0 J

1 H  c' R! z; r% F, g+ O    苦着脸,莎拉举起了藤条。她一点也不想伤害她的情人,但她被告知,如果她不用全力来鞭打,刑警队长将会受到加倍的处罚,而她自己的处罚也同样加倍。因此如果他手下留情,对刑警队长没有半点好处,反而她自己的屁股会遭殃。9 i% j9 U+ d8 f5 P# Q4 r2 _
' w0 f8 X( }# W7 _; u
    带着这念头莎拉举起了藤条。刑警队长并拢双腿,屁股收紧。他的处罚者是一个高挑、运动员体格、身材完美的年轻女子,藤条在她手里,飞速破空,与刑警队长的屁股一记亲密接触,立刻一阵剧痛。1 b2 r9 r- f" j& Q( H) n4 o/ `- k6 k

5 g7 U4 t; t+ z: ]- _* a$ y& `6 M; q' |; [    勇敢的刑警队长没有哭出声来,但是这第一鞭真是结结实实。房间前排的人都听见那清脆的“啪”声,看见他屁股一起一落的颤抖。一道难看的鞭痕在他丰满的屁股上扩散开来。
. @9 O7 b" t& _+ @- {& o6 |% j  h5 g5 o/ b
    莎拉没给观众太多时间来观赏这效果。几乎是立刻她又扬起藤条用力抽下来,藤条带着一种可怕的“丝丝”声落下来,打在柔软的屁股蛋上,已经全埋进皮肉里。莎拉从来没受过挥鞭的训练,但她做得非常好!第二条鲜明的鞭痕平行出现,比第一条矮一寸的位置上。刑警队长大声“咝咝”,但还努力控制情绪。
+ u) r1 B8 R/ @% j
( S; O' V. H' c' I& t5 x# U    第三鞭不可能定得更准了。同样地,它也深深陷在这男人富有弹性、丰满的屁股肉里,垂直穿过前两条鞭痕,形成两个十字架。这一次刑警队长尖叫出声,双腿乱踢。但是他很快控制住了。通常情况下,刑警队长是一个有勇气的男人。, X: t( u8 u2 P

1 Y( K2 k/ @: s+ G    跟下来又是三鞭,同样狠毒,刑警队长整瓣屁股都又肿又痛。若丝小姐转向莎拉说。“好。现在就六下,莎拉。你可以停手了。”( j, @1 J, C6 L9 ^2 I4 u  q
  n% R& I! V6 a+ h4 m
    莎拉后退一步,为她对情人造成的痛楚,心都碎了。而另外,她自己的屁股也很快要受到同样的痛楚,甚至更多。$ k& N- q, y* H# \

2 e) H7 l& S$ @$ |7 v+ |    “站起来,候德。”1 b4 v5 Q/ ?5 C, A6 `4 t3 i

' l& e& t1 N4 u# C+ ^& M: E    挨过打的刑警队长,强忍疼痛撑起身来。他咬牙屏住眼泪,强力控制自己双手垂在身侧而不去揉一揉他火烧火燎的屁股。他太清楚地知道,惩罚才刚刚开始。
% }, d2 C% x9 y0 y0 M0 U) B( ^
( ?% F% H7 m4 C' O& p  n    “穿上内裤!”
1 m" i  ~+ ~: p' f+ ~, i# i4 g* J7 [: P
7 U. [% c* ?! O9 J" F( Y( r3 v% Z    刑警队长慢慢弯下腰去,一只手撑在桌上,一直喘气,抓起蓝内裤试着想穿回来。它原来是绷紧的,但现在,要拉着它经过他肿胀的皮肉是绝大的痛苦。观众听见他小心翼翼地拉上紧身内裤时,不断地吸气尖叫。现场的女士们拍手喝彩,非常感激诺顿给她们这机会,好好来娱乐一番。
/ s( A! X# o/ [! `6 S" A9 T7 F
3 A' u$ b2 s6 V3 F; }0 o    但刑警队长的酷刑并不为止。还远着呢。又一次若丝小姐揪着他的耳朵兴致勃勃地把他拖出了房间。他只穿着内裤,每个人都可以看见内裤外的鞭痕。在他身后是莎拉,带着藤条,被两个看门人押送着。" ~$ z5 O0 I9 P# |1 S" g
! B0 x; |- a' r: _+ [
    每一步都非常疼痛,当他被粗暴地推进第二间惩罚室时,所有刑警队长能做的,不过是紧紧握住他疼得发抖的屁股。
3 p1 e9 c# z: E& b
/ V7 }9 X5 t# D: W, ^! D    又一次房里坐满兴致勃勃的观众。刑警队长不情愿地趴在讲台上,若丝小姐又一次拉下他的内裤,丝毫没考虑到他的鞭痕,以致于他长长的尖叫了一声,他知道若丝小姐是多么想亲手打他,甚至,刑警队长的屁股上已经有了那么多的鞭痕,而第一下她的手印子仍旧清晰可见。
+ `8 L: T* T6 F# E5 X: {
/ Y! U5 b0 N; t) X, _; ]    莎拉以同样的力量扬起藤条,但刑警队长再没办法象上一次那么坚强地面对惩罚了,他咬牙硬捱过了头两鞭,每一鞭都长声吸气,但再没有一鞭可以落在完好的皮肉上了,第三鞭他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并且挣扎扭动,疯狂踢腿,连连磨擦膝盖。满屋子都听见他迸出眼泪并且大声哭叫。
2 b! T' f; k' l; g# |+ S9 p
- P5 e' L- U0 \1 x0 H6 p    莎拉后退一步,被最后一鞭的效力惊呆了,而再也不能打了。“继续,莎拉,”若丝小姐冷冷地道,“想想你自己的屁股!”& o, q! r; z5 A  M- [
& v# ~% r" @4 b7 G: f
    不情愿地,莎拉接着狠狠抽打她情人的光屁股,每一藤条下去,都是一声凄楚的哭叫。& s4 K( e/ I5 H' z4 P( ]1 i

6 @: b0 a" \0 P    这一次当他捱完六记藤条之后,刑警队长立刻用手掌抚摸着自己的屁股。一边负痛呜咽,他慢慢摩挲着肿胀的皮肉,摊开手掌想盖住整个屁股蛋,而拇指远远伸出来,他非常非常轻地把手搁在屁股上,用指尖轻触屁股最高处那鲜明的鞭痕。7 v: O2 H. v, O- m  L" D3 \
( E2 N/ `/ r8 s
    这个原是镇定高贵的男人接着按摩他刺痛得如此暴烈的屁股,全然无法顾及他的动作,对于正一直通过他屁股间的缝隙在观看的女性观众来说,是多么诱惑而下流的。但只揉了一会儿,若丝小姐又一次把他拉到严酷的人群面前。
( a3 c  D6 K: e- H! Q; s0 R+ o3 K( [4 r) M6 T
    这一次刑警队长猛地一把拉下内裤。已经伤得那么重,实在不在乎多痛一点儿。而这已经是第三间惩罚室了。( g# Y5 a5 Z/ y* _2 F% y# B

4 j' q# T( X( p1 S, K    现在莎拉已经象一个打屁股机器人了。不再考虑每一鞭刑警队长会有多痛,她只是高高扬起藤条,瞄准,用尽全力地抽在刑警队长的屁股上。第二鞭(总第十四鞭)之后,刑警队长的抵抗烟消云散了。
; q) s$ u" V, [6 `: [+ W; T; _0 I6 m  i3 |. t; _! Q
    他身子一直,在惩罚室的地板上跳起来,用手护住了屁股。这是一个下意识的动作。他知道他完全没有可能规避掉剩下的鞭子,但他再也撑不下去了,而他屁股上忍无可忍的疼痛,还是变得越来越痛。; B3 Y9 x; f1 u- k* z

" W2 y' e. Y. k3 c5 `- _, R! o/ A    若丝小姐恼怒地抓住他手把他按到桌上,看向茶白夫人等待指示。“加罚六藤条,若丝小姐。”她吩咐道。+ C, `# @0 g$ f

) {) T$ d3 m8 U    这指令来得太及时了,若丝小姐脱掉制服夹克,将右手衬衫袖子卷到肘弯,从莎拉手里接到藤条,叫她退后。她拍拍手,然后给了刑警队长那天挨到的最狠的六记藤条,准确瞄准,两鞭分别抽在他两瓣屁股的最高处,再两鞭抽在他屁股7 I' t# F$ C7 s
0 d- O, \. n! d- R) J; I: s
    与大腿的交界处,再两鞭抽在他两瓣屁股之间,再一鞭扫过了他的阴囊。效果是破坏性的。刑警队长叫得撕心裂肺,若丝小姐只好叫来女看卫,用尽全力才能把他按在桌上。若丝小姐一鞠躬,又将藤条交回给莎拉。
% ~9 u& f) ~1 g2 a5 H1 x
& M# g/ u% Q* X% k  t' H  r9 O3 r) q    而他的情人莎拉,此刻也为着爱情而无声啜泣,完全没考虑到她应该闭上耳朵,因为她还要赏给他最后狠狠的四藤条,而那将是怎么绝望的嚎叫声呀。莎拉的手臂已经酸了,这四鞭比以前的轻了些,但它们仍是呼啸而下,深深陷入刑警队长鞭痕累累的屁股。
6 f. l8 I. s' c' K0 X. h9 Q; K" W' L+ I9 [, A" d: c1 e* i" B
    这分期刑罚终于结束了,被放开之后,他几乎站不起来,只是伏在桌上剧烈地抽泣,直到被若丝小姐揪起来,命令他把内裤拉上。5 @" q# b0 Z- j2 O4 ]) z2 J

" u! K1 t0 ^( F; |    又一次,这个抽泣的男人,只穿着内裤,几乎不能行走,被粗暴地拉到走廊上,又拖进最后一间处罚室,也是四间中最大的一间。
' [  A6 X2 P( B8 B/ u' E4 e
% C* G# ]: X8 _5 r    他慢慢挪向讲台,绕过一个木头装置,在这悲惨境地里,他几乎认不出它是什么。但莎拉太知道了。这是打屁股台,而他得趴在上面挨他自个儿的鞭子,他会被两个微笑着的女看守牢牢按在上面,度过这个上午。
9 X, q* o, @/ ~& @# \6 W8 C8 v, q+ ^, ~! O9 F. {
    刑警队长已经挨完了18记藤条,另外还有加罚的六记,然而他还是趴在桌上,一个女看守上前,用力把他按下去。若丝小姐最后一次从他红肿胀痛的屁股上拉下内裤。然后,茶白夫人、副所长和若丝小姐聚在一起,来讨论莎拉在这项惩罚中是否太仁慈了。
- p" X% u2 I+ O8 i. u
. x+ A5 n! G8 {    讨论花了些时间,这么痛,刑警队长也清楚意识到他当下的羞辱。他和莎拉都听见若丝小姐建议他们的屁股应该再挨四记藤条,她觉得莎拉太仁慈了,有几鞭不过是轻拍,她甚至觉得应该再打六藤条。
% n+ U3 ?8 q& I  U6 H) z2 `$ X% X& M& n6 h
    茶白夫人觉得莎拉在后来几鞭的力竭是自然的,已尽了全力,而刑警队长已经挨了一顿好好的藤条,便主张不必再加刑了。副所长同意,但主张再加二鞭,以补偿莎拉最后太轻的几鞭。若丝小姐没有评价莎拉的表现,但表示,在她看来,刑警队长的屁股还能再挨四藤条,甚至再来十二记都是可以的。
: ]9 m: ]/ f8 g* x4 L4 u1 I
% C; u4 }# L& l# M* B/ P; w    最后意见被折衷了,刑警队长还要再挨六记藤条。若丝小姐又一次脱下外套,卷起袖子,莎拉恨恨地把藤条递给她。她已经——虽然很不情愿——尽了全力,而现在她自己的桦树枝打屁股也多了两鞭。6 {5 K1 _' F( z. q' r* v

7 @$ f, D) `/ G& |, S% Q1 {    刑警队长的最后六鞭来自远处,呈星形穿过整个屁股,一鞭又一鞭横跨之前的所有鞭痕。很幸运,刑警队长居然坚强地撑住没倒,但嚎啕大哭,疯狂踢腿。
$ V+ W, R* v8 z
  P" Y2 T# ]) v* v    道恩,坐在前排的一个学员,被若丝小姐藤条的威力及刑警队长屁股的惨状,完全吓坏了。这是道思在诺顿的第一天,他只有16岁,是这里最年轻的,他刚刚因为吸食大麻而被判处有罪。象刑警队长一样,他也指望会无罪开释或者缓刑,但行政长官决定给他一个“简单严厉的震撼”,他得在诺顿。波瓦接受三个月的惩戒。当最后一鞭打在这个嚎叫不已的男人颤抖的屁股上,道恩再也受不了,他晕了过去。- F) p: [7 j& m- Z' w
4 ]  U2 O* B9 m0 W& k; R' a( \% ]
    道恩被抬回宿舍,搁在桌上,一个女看守站在他旁边,手里拎着皮带。当道恩苏醒,他将趴在她膝盖上,屁股上挨六记皮带,让他记住,未来的灾难正等着他呢。. y# k2 v, _; {6 j1 a3 T

9 H( m  P. H# ?9 ^4 S- S    在道思引起的停顿之后,若丝小姐硬拉直刑警队长,飞快地将他的双手铐在前面,使得他不能去摸自己的屁股了,然后将他拖到墙角,把手铐与墙上的铁环锁在一起。铁环离地有六英尺,刑警队长被拉直了,只能脚尖着地。房里每一个人都看见他挨过打的屁股,那醒目的鞭痕。刑警队长还在尖叫、喘气、两脚轮流踢动,象螺丝一样扭动着身体,象孩子一样哇哇大哭,阴茎却早已勃起。女士们注意到了那红红的肉棒,在吃吃笑着。
( N+ @. D9 _$ g& j) L) M8 v4 _' N8 ^- i* B
    若丝小姐转向莎拉,“到打屁股台来,莎拉!”她说,“轮到你了。”2 Y, C/ y# L: h$ m' S- S
" r; G* W1 ~( k1 ?) E9 O( M
    莎拉转过身来,趴在台上,抓住台侧。若丝小姐掀起他的裙子,将它钉在腰间,警告她伸直双腿。她拉下她的短裤,被她温暖、柔软的肌肤,及她恐惧的汗水深深吸引,她把她的短裤彻底脱掉——在一段时间内,她不必保留它了。
( ?) S: s/ H% x1 D% {* u9 ~0 ]$ ~( w8 |: m. y
    若丝小姐在莎拉的屁股上狠狠抽了两鞭,象她打刑警队长一样用力,正正穿过她的屁股正中。这是莎拉第一次挨鞭子,虽然她也见过太多鞭打,却还是抵挡不了第二鞭的疼痛,与第一鞭笔直交叉而来。她惨叫着,趴下去,若丝小姐抓住莎拉的褐色短发,把她拖起来。$ i. O3 v4 ~2 y. K

9 t" p& N! ]* k3 P. U; \% n3 m    茶白夫人向一位女看守示意,后者出去一会儿,回来时带着一桶水,里面泡着一把粗粗的桦树条。莎拉直直瞪着它们,忘了自己的半裸,只是无法克制地想要手护住她刺痛的屁股,而同时,若丝小姐慢慢抽出它们,束成一束,抖落水珠,用湿布包起,将它们放在讲台上。
1 k1 S* g7 o, S3 I2 P* p# N* Y5 K  u  B3 O7 h  @* k/ c9 c
    象这里的绝大多数职员一样,莎拉原来从不曾见过桦树条。在诺顿,她知道有一些男孩被这样惩罚过,但那都是在私底下进行的。在刑警队长来之前,有一位学员劳瑞,曾经因为顶撞女看守而挨了六记桦树条,劳瑞,活泼可爱的18岁少年,挨完之后几乎无法走出惩罚室,莎拉记得,六个月之后,他的屁股上仍然留着清晰惨白的鞭痕花纹。劳瑞的桦树条之刑十分有效,在他被调教之后,莎拉记得他非常安静,克制柔顺,严守规矩。但是,他曾经和其他男孩一样,活泼莽撞——挨打之前。& ?! U. W3 c( G5 X7 o$ t+ @

: Z0 O3 z' F2 s: d( v    桦树条看去令人起畏。每一根都由12根柔软的枝条扭成,足有三英尺长,一端还有一英尺长的手柄,另一端则是五英寸的嫩枝,伸展着。
' ?% x9 Q, ~- m% G/ d8 T( W
9 N- S+ V3 l) l4 `8 p: X) P8 s7 U    若丝小姐转向莎拉,“趴在打屁股台上,莎拉。”她命令道。( U2 k; f4 n* t# v

8 r: |  ~3 J% `# Q& p+ _& n    打屁股台是一个直立的木头装置,钉在地板上,皮垫形成钝角,使得那挨桦树条的犯过者将趴出角度来,屁股撅着,手脚都用皮带拴在台柱上。脸色惨白,但莎拉乖乖地趴在台上,手脚被缚。她可爱的、美丽的、比例调匀的屁股完全无遮无依了。莎拉已经挨了恶毒的两鞭,但只有一条鞭痕可见,那暗暗的血色与她柔软屁股的雪白相映成趣。两鞭几乎打在同一部位,使得鞭痕合一。
+ J( z5 l$ _! _
& z; P9 a4 s" S4 x6 I# F$ R    所长做了个手势,若丝小姐提起第一束桦树条,摇一摇,甩掉上面的水珠,然后在打屁股台周围前后移动几步以便瞄准。当12条多刺的树条横穿过她赤裸的皮肉,剧痛令得莎拉情不自禁大嚎起来。
% n# w/ b+ W& g1 A
( t: S# M+ I2 q* N0 |# {    若丝小姐将桦树条高高挥起,她已经用桦树条打过成打的男人了,但莎拉只是她所打过的第二个女人。怀着几乎是隐秘的恨意,她甚至打得更加用力。以熟练的技巧,他挥出第一鞭。
2 a9 L& }. c2 D
3 W! L- F" L1 t( g4 J/ N% O    当残酷的树条打在莎拉的光屁股上,这女孩的唇边迸出一阵痛苦的“嘶嘶”声,立刻,大片红色的血印,在她白色的细皮嫩肉上扩散开来。她全身都痉挛地挣动,树条抽出伤口,带到成十倍的痛楚,渗出血珠。当她试着让自己迎接下一鞭的时候,莎拉已经清楚意识到,桦树条是比藤条痛得多的刑具。& A) D3 M7 [$ Z1 D/ @
) p( H2 G& C( T
    若丝小姐在这方面是专家。她懂得让树条打击的范围在屁股上尽可能大,而且小心地保证在腰与大腿之间。她估计自己可以在三鞭之内覆盖整个屁股蛋。她小心地规划每一鞭,保证鞭与鞭之间十秒的暂停。, v' j! H* u8 L+ R2 f  k2 N

" a& u' b6 f- y- r7 z# s0 E) C    头六鞭,莎拉疯狂地在皮带的束缚里挣扎,大汗淋漓,脸孔被痛苦扭曲。她从腰到大腿之间,屁股已经布满鞭痕,如果有人这时走到房来,会以为他穿了一条红色内裤。) r) @. x* v3 S/ I. H
, B4 B! _6 l# Q9 k8 _
    是若丝小姐尽忠职守,抽完其他鞭子的时候了。她有点不太情愿,另一方面,她也知道由她给出的六记桦树条,对任何人都是不能承受的酷刑。她想她已经教训够了,在一周之内,年轻的莎拉都不可能舒舒服服地坐下来。她随手将桦树条扔进柜里,穿回夹克,站在门边去。
; P; b7 O: q8 l. h9 N# u  e- {! p& g" C5 r# p9 K, F% b
    卡蓬,一个女看守,走向前来拿起第二束桦树条。这苏格兰粗壮少女没有若丝小姐那么专业,却有着兽般的力气。他站在若丝小姐刚刚所站位置的对面,以保证莎拉的屁股可以受到全力的鞭打。桦树条带着惊人的破空之声,打在莎拉受尽煎熬的光屁股上,可怜的女孩叫得惨不忍闻。5 g. }8 ?* N% G9 E3 [
0 ?6 I: a- i, I* ?
    桦树条裂开,一些碎片深陷入她的皮肉,另一些带着血珠飞散,给前排观看的女士们一个深深的惊栗。莎拉惨叫,每一寸皮肉都在挣扎,但她的手脚被绑得那么结实,令她寸步难移。
3 v  V0 Q+ ^' B5 O- B- i
3 H3 o6 Z9 q" F% T3 g    又是六鞭过后,已经打了十二鞭,卡蓬放下桦树条,荼白夫人走上前来,决定亲自执行莎拉刑罚的最后六鞭。在拿起桦树条之前,她向学员和职员们发布了一个简单的讲话,要他们记住刑警队长和莎拉所受的教训,严守校规,除非他们自己也想挨藤条和桦树条。她不得不提高声音,以盖过莎拉的大声哭泣。刑警队长已经止住哭泣,但仍在小声啜泣,双脚因为疼痛,还在不断踏动。
! `. D/ m- e. }% u: V) r. {8 T5 o; `7 K: s; t  L) @' e: e: D  O6 ^3 G
    茶白夫人走向打屁股台,揪起莎拉的短发,把他的脸扭转向自己,“你又要挨六鞭了,莎拉!这不是太令人高兴了吗?”她嫌恶地甩开她,走过去拿起最后的三束桦树条。; i5 @( P) Z( H" c! s
5 l$ K" T+ y/ |& ~  o
    用桦树条打任性孩子的屁股,茶白夫人可是老手了。她取出了正中的一束,就是用这一束,她有效地鞭打了劳瑞。( k' V; c- D; p8 o, y
, s9 B$ l5 `: `
    莎拉深深吸了几口气,徒劳地想使自己安定下来,以承接剩下来的半打鞭子。- T7 z0 t! T# |, S
& v% C- h( D7 w9 m* K! m
    茶白夫人调整着距离,用桦树条轻触着莎拉的屁股。莎拉轻轻缩了一下,当桦树条触到她柔软的肌肤。而当桦树条带着呼啸风声狠狠落下来,她不由大声哭叫,全身发狂痉挛,要不是皮带的束缚,她已经翻滚下来。
$ ^& ~; T7 G4 V& ?" \! K
0 a$ c/ J2 u8 Q% c" S- j+ ~9 J( q8 i    鞭打持续着,桦树条的呼啸声和打在屁股上的“啪啪”声响彻云霄,夹杂着无助的受害人的哭喊声。终于一切都结束了。茶白夫人扔下桦树条,任由莎拉在皮带里挣扎,并且不能自制地哭泣,屁股上的鞭痕清晰痛楚,显现刑罚到底有多么严厉。
4 K% z( r" W3 _" v$ L9 ]3 d9 O% [8 C* P: O" W, T4 W) j! e
    所长召集所有学员和职员到场,列队近距离观赏这两个受尽酷刑的屁股,任何人都可以伸手摸一摸他们的皮肉。女孩们走后,茶白夫人叫住若丝小姐。她解开皮绳,拉直莎拉,但她的腿几乎撑不住自己,两个女看守半拖半抬地把她弄回寝室。刑警队长也被带到宿舍对面的一个单人禁闭室里。房里有一个马桶,各有一把木椅,但是没有床。他们将整晚呆在那里,不许吃饭,也不许穿衣服,以强调这次鞭打。
* w8 K$ R6 g( N# d  z; o* ~  I" v5 E
& Y5 `, b) O, i9 c. c5 k* f0 ?; w    那一晚他们谁也睡不着。第二天早上一位看门人来巡察他们,给他们一套新制服——现在莎拉也变成学员了。他们尽可能慢地穿上衣服,然后和其他学员一起去吃早饭。不允许站着吃饭,这两个情人不得不咬紧牙关,强忍疼痛,坐在他们被好好修理过的屁股上。
2 F8 @. Z) C$ b# a7 s1 g0 k' ~' t6 T; T% Z9 A+ i* Z
    恰好那一天,长官来看望刑警队长,清楚地看到他们骄横的下属如何强抑着眼泪,几乎不能好好坐下来。他不得不跟长官说明自己挨了藤打,可是对他们解释原因太尴尬了,“我罪有应得,”他眼泪汪汪地承认,“可我的屁股伤得太狠了。”$ T9 @( y9 `& ]! V/ o8 ~
; B4 ^2 r, v, i5 c2 B4 I
    长官说,“我认为年轻孩子就该在屁股上好好挨几顿打,如果在刑警队里,你允许我打你屁股,你可能就不会在这儿了。”# W1 X7 m0 m: F

7 U4 N  }2 p/ E' N6 l4 g8 i    莎拉的苦日子开始了,她有两次被送到若丝小姐那里,接受惩罚,一次六藤条,一次九藤条,都是剥下内裤,被打成红苹果了。( q2 }7 V0 _- v- i2 [

  d, m. A* n2 U    在酷刑之后刑警队长循规蹈矩。他已经远离苦难,只是挨了几次普通的、不可避免的皮带,以及时常地,去为若丝小姐,充当电视广告时段的玩具,他渐渐喜欢上这个角色,虽然他不得不承认,每一次他都被打得哭出来。
4 W* ]/ Z  }7 ^9 x
6 ]9 n3 G$ e6 P9 L8 e    他仍然寻觅机会与莎拉在一起,偶然有一次,他们握了握手,立刻,两个人都被送到若丝小姐那里。莎拉,在光屁股上打了十二记,是公开鞭打的,在四间惩罚室里各打三记。而罪过其实更重的刑警队长一共挨了三十六藤条,不过都是在若丝小姐的房间里,这一次,几乎打烂了他的屁股。
. M2 [% Y6 @- F$ |& \' }5 g7 v: D* j0 t+ i4 b* _' |! h
    但,就在他释放前两天,刑警队长愚蠢地卷进一次妄图带酒入宿舍的勾当里,被发现了并且送到若丝小姐那里。一般情况下,会被判处延长惩戒斯四周到六个月。然而考虑到刑警队长释放在即,若丝小姐命他选择,是两个月的监禁抑或六记桦树条。
, w9 J$ Q& R, F% L
/ c3 I) C1 J# p" D& T    这真是一个可怕的选择,刑警队长委决不下,但他太想尽可能快地出去了。
: y; _1 P$ n+ L; r1 Y  m: O6 n! N9 j
    若丝小姐,几乎是恶意地,将刑罚放在他离开的当天早晨执行。$ a$ Q7 @# ]& L2 v8 {7 l
& W  x4 D- L: ^/ O* U3 s
    挨完桦树条之后,刑警队长从若丝小姐房间出来,一路因为疼痛和羞耻而落泪,他的屁股空前刺痛,火烧火燎,他发现自己一年前穿过的制服——曾经代表他执法者身份的——躺在他铺位上。他花了很多时间才穿上他的白色内裤在他肿胀的屁股上——与那些可怕的学校内裤多么不同。穿衣服的时候,他一次次停下来,因为屁股一直作痛。他悲哀地发现自己一直多么期待这一天,而事实上又是多么疼痛。他在若丝小姐办公室里等着长官,屁股在硬质的绿警裤里疼得要命,就象一个调皮的女学生。桦树条是多么厉害呀。
7 g  I! S7 _2 f6 D5 k' n2 |  c# m) K7 P: L' ?4 u& E4 F2 j) W: p: O
    长官来带走他,当他坐在警车上的座位时,不由退缩一下,喉间发出长长的呜咽,对诺顿说:永别了。& ?7 d% f- o, E8 f

1 o! U+ A1 H/ o4 \: ^7 s% B, }    但他不知道,若丝小姐正在她的卧室里看着他,轻轻地说:“候德,再见。”
7 j) S9 ^* M, Z# w! [- @/ a4 b! Z) u* J+ f. ?+ W1 B
    ——再见。




上一篇:圣诞节的惩罚
下一篇:刑警队长的婚礼(三)
楼主热帖
潮人特色论坛提醒您:交友请注意安全!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潮人特色论坛X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